• 爱依瑞斯家居招商加盟 爱依瑞斯家居

企业动态

爱依瑞斯深耕家居行业20年,不忘初心,引领家居时尚

爱依瑞斯家居 发布时间:2019-06-12 11:34:51 手机浏览
2019年,房天下特别策划“致敬20年家居企业”系列报道。近日,房天下专访爱依瑞斯董事长范姗姗,揭晓爱依瑞斯24年来的坚守与执着。

犹如白驹过隙,房天下已经风雨兼程走过二十载,2019年,是时代大变革的一年,在世事跌宕楼市浮沉的今天,房天下初心不改,不断前进,依然屹立在行业顶端。这其间的每一步,都离不开众多合作伙伴的支持和陪伴,值此之际,房天下特别策划“致敬20年家居企业”系列报道,近日房天下专访爱依瑞斯董事长范姗姗,揭晓爱依瑞斯24年来的坚守与执着。


爱依瑞斯深耕家居行业20年,不忘初心,引领家居时尚

爱依瑞斯24年的前世今生

24年前,怀着一腔热血,作为家具销售出身的范姗姗创办了一个木器加工厂,那便是爱依瑞斯的前身。经过24年的发展,爱依瑞斯把“制作舒适沙发”作为品牌的座右铭,打造成了中国软体家具的代表品牌。


“我的生命中就跟家具有缘分,从事家具行业是我觉得非常幸福的一件事。”爱依瑞斯董事长范姗姗在回忆过去的24年中感慨颇多。


爱依瑞斯深耕家居行业20年,不忘初心,引领家居时尚

爱依瑞斯董事长范姗姗


公司成立之初,如何解决生存问题便是范姗姗面临的第一个难题,当时在北京由于一下子开了几个店,产品和市场都不完善的情况下,爱依瑞斯曾经一度退出北京市场,但是她没有放弃,退到太原市场后的爱依瑞斯一个月就卖了20万,这给了范姗姗很大的信心,半年后北京城外诚家居广场成为爱依瑞斯回归北京的起点,发展到目前全国一千多个店面。


同时,范姗姗还有非常敏锐的洞察力,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,市场上还在流行皮沙发的时候,范姗姗就以女性特有的时尚眼光,开始布艺沙发的研发,经过短期的试水,爱依瑞斯第一代“小蓝花”的布艺沙发一炮而红,从此,爱依瑞斯将产品的时尚、舒适放在首位,并坚持“走出去”参加广州展、米兰展,将国内外先进的设计带回来,从而成为中国软体家具的领跑者。


爱依瑞斯深耕家居行业20年,不忘初心,引领家居时尚


产品是品牌发展的基石。范姗姗认为爱依瑞斯要出的产品一定要领先于市场,从品质从工艺都要领先于市场。 于是范姗姗坚定的开始了工厂流水线的改革,经过两三个月的改革,爱依瑞斯解决了质量和交付两大难题,迈入高速发展的时代。


“2004年我们请了港姐袁咏仪做我们的品牌代言人。”范姗姗说这话的时候信心满满。很多企业在走品牌化路线之初都会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,但爱依瑞斯在这一路的发展上似乎顺风顺水,这背后便是范姗姗超前一步的战略眼光。明星代言加快了爱依瑞斯的前进步伐,也意味着爱依瑞斯真正走向了品牌时代。


让每个中国人都拥有一套舒适时尚的沙发

对于爱依瑞斯取得的成绩,范姗姗总结到,专注于软体家具、坚持设计的引领、走品牌化路线是爱依瑞斯一直在坚持的企业灵魂。


爱依瑞斯将在创立之初就立志成为世界级时尚家具品牌,为世界人民提供时尚舒适的软体家具。爱依瑞斯希望,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够拥有一套舒适时尚的沙发。如今爱依瑞斯做到了,爱依瑞斯深入分析中国消费者的消费需求,坚持走简约时尚休闲风格,将品质和设计进行到底。


“只有过时的企业,没有过时的行业。 ”范姗姗认为企业应该随着消费者需求的变化而变化,跟上消费者的需求才能引领消费者,立足于市场。但不管市场怎么变化,爱依瑞斯坚守品牌初心,专注于软体家具,让各个系列产品做得更加专业。


要打造第一家家具网红店

家居行业飞速发展的这20年,市场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范姗姗总结到:一是品类的变化,二是渠道的变化,三是消费者的变化,四是营销模式的变化。针对以上四大变化,范姗姗表示未来两年要在北京打造一个家具网红店。


从创业初期“小蓝花”布艺沙发产品的创新,到请明星代言,爱依瑞斯永远走在行业前列。关于营销,爱范姗姗认为营销活动也不是为了营销而营销,而是要跟消费者产生互动关系,所以爱依瑞斯以设计为主导,提出“八大生活主张”,提前切入消费者的心智,打造良好的品牌口碑,引领家居时尚。


要打造成京派家具的金字招牌

随着市场发展和消费升级,在未来的产品战略上,范姗姗认为爱依瑞斯要走“单品牌多品类”的路线。所谓单品牌就是爱依瑞斯软体家具的品牌定位不变,多品类是指要把蛋糕做大,产品细分更加全面,从爱依瑞斯的布艺沙发到睡眠系统到皮沙发,能够满足大部分消费者的需求。


服务也是家居战场上的重要环节,爱依瑞斯将在店面和服务上再升级,深耕消费者口碑,打造成京派家具的金字招牌。


在渠道上,爱依瑞斯也将继续坚持走品牌化路线,在线下渠道和新零售方面双向发力,服务好消费者。


后记

“一个企业能存在20年是有它存在的道理,能存在20年的企业应该是值得信任和托付的一个品牌。”这是范姗姗对房天下的评价,对于爱依瑞斯,这又何尝不是呢?